益阳网

首页 > 旅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戈萨奇会顺利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第九人”吗?

  深明大义

  戈萨奇一旦顺利就位,至少将在未来20年活跃在美国政治舞台的核心地位,其影响力显然将超越特朗普时代。

  “我的小女儿总会提醒我,穿上法袍并不会让人变得更聪明”,在3月20日国会听证会的开场陈词中,49岁的尼尔·戈萨奇自如地抛出一个又一个包含温度的生活片断来诠释自己的谦卑姿态。

  “君子风度”虽然在连续三天的马拉松式诘问中得以坚持,但这位联邦第十上诉巡回法院的现任法官迈向联邦最高法院的道路却还是荆棘丛生:4月2日,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放行了戈萨奇的提名,占据多数地位的共和党阵营的11位成员强烈赞同,而全部9位民主党人却无一支持。

  如此水火难容的表决结果,预示着一场围绕特朗普总统关键提名的驴象大战一触即发。接下来,握有人事批准权的国会参议院将就戈萨奇的“前程”展开三天的例行辩论,并将在本周末付诸表决。如今,处于少数地位的民主党人已掌握了足够的投票数,足以实施“冗长发言”来杯葛联邦最高法院“第九人”的人选。

  坦率讲,对于戈萨奇的选择已经算得上是特朗普上台以来最为符合共和党传统的决定了。从司法理念而言,戈萨奇对于文本主义或原典主义意义上的坚持几乎像极了留下空缺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换言之,即便不是特朗普,只要是共和党总统,都完全可能做出同样的高度延续性选择。

  戏剧性的是,在特朗普对判决冻结“禁穆令”1.0的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出言不逊时,提名人戈萨奇毫不避讳地表示了“泄气”和“沮丧”,而这种切割式的保持距离并未妨碍特朗普的力挺。

  戈萨奇一旦“顺利就位”,将成为特朗普“百日新政”中难得的成就。同时,这个保守倾向的提名也势必将联邦最高法院的政治光谱调整到斯卡利亚去世之前的状态。在联邦最高法院中,目前维持着一种自由派与保守派四比四、安东尼·肯尼迪“骑墙”的微妙平衡。而曾经是肯尼迪门下“学徒”的戈萨奇一旦就位,将会撬动司法的天平,可能在包括“禁穆令”在内的司法判决中给予特朗普绝对的支撑,打破目前的“单曲循环”。

  对于民主党阵营而言,他们应该深知,戈萨奇的提名几乎毫无可能被彻底否决。要知道,类似这种在本党占据参议院多数还被否决大法官提名的情况还得追溯到1930年。而在如今党争极化的状况下,基本无法指望52位共和党国会参议员中出现三位议员倒戈。

  不过,在奥巴马提名的大法官人选梅里克·加兰白白等待的293天里,民主党阵营显然必须反戈一击。更为重要的是,围绕最高大法官提名的主动出击,更像是民主党阵营对抗特朗普政府战斗力的一次“压力测试”。尤其查克·舒默刚刚接任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他希望将这次大法官提名作为检验自身领导力与党团内部团结度的一次测试。

  鉴于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71岁的平均年龄,戈萨奇至少将在未来20年活跃在政治舞台的核心地位,其影响力显然将超越特朗普时代。从目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构成看,特朗普的机会未必止步于此:至少在克林顿时代就位的鲁斯·贝德·金斯伯格已84岁高龄、且近年来病痛缠身,而同属自由派的史蒂芬·布莱耶也有78岁,即便是“骑墙者”肯尼迪也将近81岁,三人的席位完全可能在未来数年出现空缺,特朗普完全可以将最高法院彻底拖入保守光谱。于是,特朗普反而因为戈萨奇们的长期在位,早早铸定执政的重大“遗产”。

  □刁大明(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相关阅读:
www.lbfn.icu www.lbfn.icu

益阳资讯 益阳 访谈 国内 国际 民生在线 便民服务 悦读 公益 房产 金融 美食 健康 女性 汽车 旅游 家居